电磁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电磁阀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皖南古民居保护遇困境古宅不宜居被改建后变了味

发布时间:2020-02-27 17:43:47 阅读: 来源:电磁阀厂家

在远离故土的新加坡东海岸,由成龙捐赠的4幢徽派古建筑,正在完成最后的拼装。按照工期,今年年底,4000多个部件将完整地复建出两栋古民居、一间凉亭和一座戏台。

4幢徽派古建背井离乡,犹如一记响亮的耳光,痛在心头。时隔整一年,盛夏时节,记者驱车深入歙县三阳、昌溪、阳产,实地调研一线古民居保护利用,汇总成皖南三记。

《一记》

古民居保护利用困境:住得起,修不起

地点:三阳乡

档案:全乡拥有文物304处

歙县南部的三阳乡,就踩在皖、浙交界线上。万山丛中合抱的三阳乡在当地则被唤作三阳坑。村民洪淦祖的老宅就依山建在这口坑西南面的半山腰上。拥有100多户居民的崇山村,至今仍保留有四五栋明清时期的古民居。

明三层古建保留完整门楼

洪淦祖家族所拥有的这栋老宅,是一栋典型的明三层徽派古建筑。门楼上的砖雕历经风雨仍清晰可辨,有亭台楼阁,有小桥流水,有流云碧树。

早些年,小桥上还有人物,可惜文革破四旧,都给搞掉了。洪淦祖挥舞起双手,指向老宅的四方,朗声介绍说,这老宅还是我爷爷的爷爷盖的,据说光是这个门楼就花费了800多个工时。

53岁的洪淦祖还记得,小时候,每当天光熹微,他便会伴着咯吱咯吱的下楼声,还有母亲做腌菜炒饭的香味,睡眼蒙眬地爬起身。一日农活结束,趁着天色未晚,总会有婆媳四五人,支着小马扎,正对着三楼的天井而坐,搓麻绳、纳鞋底,既光亮,又通风。

当然,最欢乐的莫过于捉迷藏。木制老宅三层一共有大小房间16间。年幼的洪淦祖最爱躲在雕花的照壁后面,或是翻进一楼堂屋的橱柜里。三伏天里,往方青石上洒上水,冲干净,人直接躺在石板上,凉快极了,赛过最好的竹席。举目就能透过天井,望见夜幕里的星斗。

拉拉杂杂五六十口人都挤在老宅里,晚上可热闹了,哭的也有,闹的也有。老洪笑着说,那时候没有计划生育,大家族里每隔两年就有孩子降生,我家孩子不哭,你家孩子哭。

山间留空宅寂寥中衰败

洪淦祖告诉记者,在三阳乡崇山村,类似的明清时期古建一共有四五栋,早已无人居住。

老房子去年就不住人了,村里人基本都搬到山下盖新房了。洪淦祖垂手立在曾住的一间房前,喃喃地说:就是因为没人住了,老宅去年遭了贼。盗贼将冬瓜梁下两个1.5米高的木雕梁托直接卸走了。

他感慨,一批明清时期的古民居在空置后,便只能在冷风凄雨中等待随时可能到来的寿终正寝。老房子太破没钱修,既没挂牌(百村千幢),又不再适宜居住,很多人都移居到山下或别处了。

族中几个兄弟都还算发展得不错,重修老宅只是时间问题。他也算过经济账,即便只是找木工雕刻两个最简单的狮子头梁托,修复人工费也高达8000多元。砖工150元一天,普通小工最少也要100元一天,木雕工则干脆计件收费,简单修修也得四五万。

村子里时常有收古董的来转悠,有人出价20万想买洪淦祖家老宅的门楼,他不为所动。他一直坚持认为,万一村里的农家乐搞起来,祖上的这栋老宅修缮后,绝对会是个重要景点。

我这个房子又没有挂牌(百村千幢),又没钱修,难道任由它倒掉?老洪说,离他家不过50米的地方,一户无力修缮的人家早早就把一整片精美的砖雕门楼抠下来,转卖他人了。如今那老宅的外脸就只剩下光秃秃的灰白墙面。

我真不知道究竟要哪位领导来看了,才能解决钱的问题。洪淦祖挠着头,抱怨中有忧虑:这些上了年岁的古民居,不知啥时候就会大厦倾覆。

古村旅游民间力量在崛起

在皖南,古村落、古民居的保护利用,涌动着一股民间力量。

洪淦祖热心乡村旅游,在三阳乡里都能挂上号。有着近旁的石潭村做榜样,老洪从去年开始就自费在沿途的道路上给崇山村打广告,而在过去,这里的乡村旅游根本没有只言片语。

他开着自己的小飞虎,拉着记者满山跑,俯瞰整个三阳坑。云海青山间,一弯绿水在三阳折出两个首尾相连的U字。

有北京的游客说,这处弯儿跟雅鲁藏布江特别像。洪淦祖自己也看得痴醉,哪个人上来看,不是哇的一声惊叹地大叫?!

站在弟弟新盖的楼房房顶,洪淦祖指给记者看,身后的山上是成片的山核桃林;而在山的背面,则是数百亩杜鹃花;屋前月牙形的小村中央,是一株千年古银橡树,还有街头巷尾随处生长的枣树。

去年,老洪开着小飞虎,从近旁的石潭村免费拉了三百多名游客到村里。客人信得过我,就给点油费。有了去年的试水,他觉得,论自然风光,土特产品,崇山村一点不输给石潭。

今年有两个上海人,原先准备骑行到江湾旅游,路过我们村时看见竖起的广告牌,就直接骑车上来,没想到撞见了数百亩红艳艳的杜鹃花,都美死了。老洪说得陶醉,两个上海人当时就表示明年一定要带整支摩托队来。

之所以热心乡村旅游,洪淦祖的目的很明确,旅游带起来,农家乐做起来,才有资金修缮老宅,最缺的还是钱!

老宅湮没在私自改建新房中

地点:昌溪乡

档案:全乡拥有文物186处

在距离三阳不过40多公里的昌溪,素有歙南第一村美誉。乡文广站站长范海滨也面临着同样的困惑古民居破旧,不适宜居住,有些甚至有安全隐患,但老百姓一改建,就把古建筑改没了,这个情况比较严重。

政府工作进退两难

在昌溪乡,仅元、明、清三代,进士、状元入朝为官者,正二品到七品就有百人之多,境内古祠、古桥、古庙、古亭、古水口、古水车、古牌坊、古民居比比皆是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时,全乡一共有文物186处。

政府工作是进退两难。范海滨告诉记者,一批皖南古民居临街盖在主干道上,不让居民修缮,若发生危险,政府负有责任。可是如果同意修缮,由于古建修缮费用庞大,居民们更愿意图省事,仅对临街一面进行改造。如此一来,里面的古建部分就被遮挡住了,人站在屋外看很难发现其实这是栋老宅。

范海滨说,自从2009年黄山市启动了百村千幢古民居保护利用工程,乡里也曾有力地制止了几起私自拆改建事件。在密川村民组,一户章姓老太太在丈夫去世后,将一栋清代中期的老宅私自拆除。当联合执法队赶到时,老宅最具特色的前进部分已经被拆卸下来,构件被随意堆在地上。待一了解情况才知道,又遇到老问题:村民嫌老宅不适宜居住,想盖新房子,却苦于没有宅基地。

最终,在政府的协调下重新弄了块宅地基,廉价卖给村民;而拆了的老宅前进却至今都没有按要求恢复。说起这桩案件,范海滨满是无奈,有的村民压根不想花这个钱。

古建每年都要修缮

每年汛期,依山而建的皖南古村落都如临大考,需要严防死守山洪、泥石流等地质灾害。像皖南这种气候,古建筑按理每年都需要修缮,特别是瓦面更换。范海滨说,而现实是,庞大的古建修缮费用令它们的所有者,心生畏惧。

从2009年起,黄山市启动为期5年的百村千幢古民居保护利用工程。根据政策,农户提出修缮方案,经过乡村两级批准,实施后,维修款达到6万元以上,可以补助3000-5000元。

范海滨告诉记者,上限5000元的补助标准,只够房屋瓦面的修漏,顶多换一两千片瓦,再有就是天井的斜板修复,多年腐烂下水道的整治。若是木雕修补,横梁柱更换等大工程,这笔奖补则会显得捉襟见肘。

多数房屋产权是个人,也是自己祖上留下来的,不能光靠政府。范海滨直言,最好的古建保护方式应该是政府与民间力量的组合。

在西递宏村之后,歙南第一村昌溪乡也试图趟出一条旅游发展路。让尝到甜头的百姓,投入更多精力、财力用于古民居的保护。然而,这条路也走得并不平坦。范海滨告诉记者,春天油菜花开,乡里的游客量远超接待量;但夏秋冬三季,旅游却又惨淡如水,以至于很多农家乐都关门了。

这位基层文广站站长语重心长:百村千幢古民居保护利用工程启动五年多,保护意识这颗种子已经在当地村民心中生根。然而,保护之后,百村千幢究竟该怎么利用?这一道题,更难!

《三记》

旅游业挣钱快

传统手艺沦落

地点:深渡镇阳产村

档案:拥有400年历史的土楼群

2012年,若不是拍客的一组照片,迄今400多年历史的阳产土楼群还将埋没在巍峨群山深处。名气来了,农家乐兴起了,随之而来的是当地传统习俗的沦陷。夏蚕收茧期已至,但在这处曾经家家养蚕的村落,仅有十多户还继续延续着这一传统手艺。

养蚕业渐渐在消失

村民郑顺香和丈夫将自家土楼改建成了一户农家乐,取名徽香土家菜。在土楼旁新盖的卫生间顶棚上,郑顺香竖起了自家的招牌,上书承接:吃饭、住宿、导游等服务。

今年,从南京、合肥、芜湖过来的游客前前后后来了好几拨。有个画家在我这里一住就是一个多月。郑顺香老公告诉记者,游客多了,心疼妻子的他,本来不想再继续养蚕,却拗不过妻子的勤快。村子里养蚕的人越发稀少,郑顺香家也头一次,少到只养了三架夏蚕。

游客多了就不养了,实在忙不过来。郑顺香面容清秀,说起话来轻声细语。她笑着说,五一期间,游客太多,上午、下午家里都是客人,实在没功夫去采桑叶,蚕宝宝那一阵一天就只能吃两顿,都饿坏了,结出的蚕茧也会小一点。

晚上8时,昏黄的灯光下,郑顺香挑起桑叶,到老房子给蚕宝宝们提供晚饭。斑驳的蚕架上,还可辨得:这是郑顺香公公1983年打造的。我们凑过耳朵听去,沙沙沙,夏蚕啃噬桑叶的声音,像极了一阵风中的雨声。只可惜以后这奇妙的声音也将消失在阳产土楼群中。

夏蚕快要结茧了,要结茧的蚕会通体发亮,生病的蚕会爬到竹簿外。顺香熟练地从竹筐里掏出桑叶,码放在竹簿上。不一会,白胖的蚕就会嗅着味道,蠕动着脑袋,贪婪地啃噬起来。每每有城里的孩子来玩,顺香都会免费送给小朋友几条蚕宝宝,再教授些简单的养蚕知识。

不希望孩子继承手艺

山上常年云雾缭绕,雨后初晴时更甚。数百栋褐红色的土楼在云雾、阳光下,四时景不同。三年前,第一拨游客发掘出阳产土楼群。在亲戚的提示下,郑顺香一家是阳产首开农家乐的开明户。如今整个阳产村已有近20家农家乐,有的甚至已经和外地旅行社签约。

2013年,阳产土楼被列入黄山市百佳摄影点、歙县百村千幢工程。村里先后建设停车场两个、现代化公厕两个、摄影台,改建游客接待中心,295幢土楼全部翻修,3.8公里的入村公路扩宽。

郑顺香家的改造也没有停,他们新建了卫生间和浴室,将老屋隔出两间客房,还专门在深渡镇学习了烹饪。现在总有游客夸我老婆做菜好吃。郑顺香老公一脸骄傲。他端起一大碗竹笋肉丝面,大口吃着。一碗面下肚,远处的云雾又变幻出新的图像,这是拍客、画家的最爱。

眼下,老两口子除了牵挂远在杭州的两个儿子,最关心的就是如何经营好农家乐。对于养蚕这门手艺,夫妻俩从不希望孩子继承,都是苦力活。

贵州工作服订制价格

贵州工作服定做厂家

贵州工作服订制